四分论:无住生心是真唯识量

四分同体不同用。同体者,见相之体即是自证证自证(真如)。一念起时四分具足,如水面即倒影即水即湿性。见相同时,自证也同时。若摄末归本,如能所双亡时(见相界限消融,无能见所见),全体见相成自证。虽无能见所见,一切空寂,心体不灭,犹无梦睡眠。只是睡眠昏沉无知,而归体时觉性澄明,虽无能所,若有因缘随时照见。若心有所攀缘取着,全体自证成见相。若论依他,自证是所依,见相能依。全能是所全所即能。如全湿成水全水即湿。若无自证,则于心起时不能觉有心,不能觉知心存在,等同无心,或无能睡眠或涅槃等无心境界。若非无心境界,一个人于心起时必然能觉心存在。只是不知反观就不能证知此分。

从用说见相依自证。因有此自证,才能于心起时知有心,知有心才能知有相,即依自证之自证功能才有见相。若无自证,不能觉知心的存在,必然就不会有相,见相不可分故,不能觉心存在,就更不可能知心境差别而对立。故说从用上见相依自证有。若问一人,你现在心灭了,如石头吗?那人答:我不是石头,我有心。他为何知有心?因有自证功能。如果没有自证,他根本无法回答。如同问石头,如同死尸。假设他说:我不知自己有心,那么他不应该知道有提问的人存在,因为知道有人提问,就必定知有心,不同于石头。他知道有心,那个知有心的就叫自证。(不过这里不要去攀缘思索,因为一思索就堕入见相。这点后面会谈。蕅益大师说想要体会自证只有依教起观慢慢体会,不可以直接去思索攀缘。能够推理比知有自证就可以。)心如果没有自己证知自己的这种自证功能,他怎么知道自己跟石头有差别?怎么能够意识到我有心石头无心,怎么能够意识到这是我心那是外境?因此说,用上,依于自证而有见分。

从体说,如从无梦睡眠而入有梦睡眠,梦中见相二分当下全体即是无梦睡眠时的心体所现,离无梦睡眠时的心就没有梦时的心境。梦喻见相未发时的自证。梦中能见所见喻见相。若有人于梦时觉是梦而不随境转,喻能即见相证自证。

不同用者,见分缘相,自证缘见,证自缘证。四分同时。不一不异。四分互具说不一。四分不混滥说不一。如脚上扎针,针未拔时痛感不失。痛为相分,觉痛之觉属见。觉有觉痛之觉者为自证。于觉痛时,谁能觉觉痛之觉?即自证也。然此自证与见实为一体,一人无二觉体故。

于藏教声闻法中所说后念缘前念不同。前念受想行识,后念能缘,所缘实为法尘。法尘即是六尘缘影,六尘境界于心中所留之影。缘影非见分。意识见分缘法尘时,若要指出自证,必须在后念缘前念当下体知有能缘缘前念之觉存在。但若说初学在体会自证分时,一般要经由第二念反观前念这个方法,这样可以说。

何以故?自证微细,乃生灭妄心中之不生灭性。当下体会甚为不易。本身离相,不可攀缘。若一攀缘,必定堕入二分,不能觉此离相真性。因为,一攀缘就必定有所缘境,这个所缘就是六尘,能缘就是六识见分。所谓动念即乖,正是此意也。才动念欲有所觉,自证功能就隐没,幻成见相二分。心欲有所觉,必定有相分出现,此时所觉已是相分,能觉只是见。自证分不缘相分故。

所谓明心见性,可遇不可求。亦有此意也。是故欲觉此觉,不能作意向外攀缘。只适合遇境逢源时留心体会。所谓一念不生全体现,亦有此意也。若要往外攀缘,全体不现。故说后念缘前念时前念已非见,而此后念自然非自证。除非于缘前念时觉有能觉前念之觉。

自证证自证不分家谈。能觉自证分存在,即是证自证分功能。二者互缘,无需第五。只需觉自证,证自证分不求自得。

于后念觉前念时比知心有自证,不是不可,但只是比量,非现量觉自证。现量觉名为明心见性,比量只明理解,非真开圆解。大开圆解之解,是不解之解。犹如自证分,是离觉之觉(刻意去觉就觉不到的意思)。

故说唯识为菩萨不共法。是界外菩萨修。别教唯识尚且如是,何况圆教。能现量体知,或说能体知见分当下有自证,这是圆非别。只能比量,其实根本上还是别教。

为何说独被菩萨?没有多善根福德也能体知的话,还谈什么独被菩萨?前已说,此自证不可以攀缘心得。善根福德不够者注定多攀缘,向外驰求不断。唯福德多者,能自安住。容易即见分觉自证,所谓当下见性也。守圣胎即守此也。然若欲攀缘有所守,早已成鬼胎。自证分于凡夫攀缘心生时当下绝不现故。所谓独被界外菩萨,以何为界?见相也。能当下觉自证,已到见相界外,知见相同源。

见性需有教观基础,有一定定力,也是这个原因。若攀缘心重,于针入脚时早被疼痛所转,哪里有心思觉能痛之觉是谁?所谓心不随境转者能见如来,亦此意也。不随境转者,于心缘境当下,觉知有能觉境之见,此能觉见之觉即自性如来也。所谓菩提即觉,正指此觉。自觉此觉复教他,觉行圆满即佛。然后此属第三福,第一二若无基础,欲证此觉,总归说食数宝,痴心妄想而已。善根福德不深,岂能于境来心缘起时自然不随之,自然不断百思想而体证菩提?

若不明四分也无妨。四分只是法门之一。修学中观不立四分,依然可以成佛,证一切法空而不坏缘生假名,自证证自证全体现。罗汉不修四分,自然解脱,虽不知名而于义能入半分,涅槃即是自证体故。

不要强扭此瓜(学习读诵大乘可以的,不要去刻意攀缘认取,单纯熏习就好了),福至心灵自然水到渠成。强扭拔苗助长,注定颗粒无收。念佛至烦恼消落时,也自然入道。所以说真心念佛者不必另参究什么。

金刚经说的”无住生心"时(证空时,也就是遇境觉知境而不随转时),自然明此真心。所谓”应无所住”(体见相本空时自然无住)”而生其心”,必证自证。谁能证呢?金刚经说,”持戒修福者”。有所住怎么样?金刚经说”如人入暗”。就是有所住时,其实已经堕入二分,能所已对立,自证分早不见了。

所以说般若唯识其实相通。证一切法空时自证分(真心)不求自得。因为能够无住生心了。而真证自证分的唯识观人,证此分时必证空性。不明空不入真唯识量。相似证空相似悟,真实证空真实悟。若心里遍计重得很,连依他(十二因缘)都观不起来,谈什么观圆成?

蕅益大师说,先修正因缘境,后入圆观,就是这个意思。四谛十二因缘通,爱取伏下来,遍计执也处理过了,依他起也基本通达了,有所住心轻,无所住心起,就可以正式准备圆解圆观,即生灭法体悟不生灭性。一般初学连生灭无常都观不好,还谈什么同时照生与无生?第三福放在第三而不是放在第一,道理一样。三福不修空谈唯识。

今谈四分亦是无奈。我自力无资格谈四分,未亲证之怎敢断言一二三。只是遵诸经论大师教导依样画葫芦,聊胜于不依经说、违背教理的颠倒见。至少不会引人入邪道。但求防邪有力,不求显正有功。文末引楞严。注:毕陵伽婆蹉示为罗汉,本地不思议。法门是一乘,岂能真堕偏空。

真觉离相,性空真觉。无住生心,真唯识量。动念求之必定不能得,无心思量或不期而遇。信愿真切常念弥陀,一得往生决定不退。

赏花人
2022-03-12

壬四、余习观身

毕陵伽婆蹉。即从座起。顶礼佛足。而白佛言。我初发心从佛入道。数闻如来说诸世间不可乐事。乞食城中。心思法门。不觉路中毒刺伤足。举身疼痛。我念有知。知此深痛。虽觉觉痛。觉清净心。无痛痛觉。我又思惟。如是一身。宁有双觉。摄念未久。身心忽空。三七日中。诸漏虚尽。成阿罗汉。得亲印记。发明无学。佛问圆通。如我所证。纯觉遗身。斯为第一。

⊙毕陵伽婆蹉。此云余习。多慢习故。境通别者。觉痛觉痒觉寒觉热等。通名身入。今因毒刺伤足。别以痛觉为境也。言虽此知觉能觉于痛。而觉清净心。依然如故。曾无有痛能痛著此觉者。盖设使此觉为痛所痛。则觉已成痛。谁知痛者。今既能觉于痛。则觉本未尝痛也。如是一身。宁有双觉。一受痛一无痛哉。故知迷则全觉成痛。悟则全痛是觉耳。此与第二卷中觉所觉眚觉非眚中一般道理。兼证见见非见之性。尤为亲切。若随痛转。则全真觉为妄觉。所谓觉是见分。痛是相分。二分之外。更无真觉可得。如二月之外。别无真月。眚影之外。别无清净目也。若知只此能觉痛者从来痛他不著。则知终日在妄。终日恒真。觉既惟心痛亦惟心。只此二分。元是菩提妙净明体。如即此二月。全是月体。即此眚影。全依目体也。是则不惟觉本是觉。而且痛亦是觉。故曰纯觉。不惟痛本无痛。而且身本无身。故曰遗身耳。观盈缩者。观觉痛觉痒等觉。皆是无常无我。即藏教意。所觉如幻。能觉亦然。即通教意。由此身入。能成十界因果。即别教意。身入即如来藏。如来藏中。性觉觉明。觉精明觉等。即圆教意也。证本迹者。身心忽空。迹在通教。纯觉遗身。悟入藏性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