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与老师对话:就不用这名,就不

昨天的一段对话,语言做了删增。通完话后,有欢喜(思维严谨度不错,尤其谈另一个男女体性同的话题时,思路敏捷而清晰)也有心塞(以名定义被名困,绕半天才出语言的迷宫),记录一下。
——赏花人按

学生:老师好,既然了义,说不淫好一点,说不邪淫感觉不了义。有些别扭,我不相应。

老师:凡淫即邪,叫不邪淫,依义不依语。有几个同学都决定邪淫来说凡淫即邪很合适。

学生:就不行,就是别扭,说不淫更符合我心。

老师:那你自己用不淫,义不变,名你自己用。老师这次用邪淫命名淫欲,就是要把此前认为的正淫破了……

学生:我感觉真不行,你看老师,就淫分正邪,贪就没有。所以你用邪淫感觉不究竟。

老师:在名上绕就是世智辩聪,会没完没了,比方贪嗔痴三毒,你是不是要去问佛陀:”世尊,烦恼都是毒,为啥你只说贪嗔痴毒,傲慢不是吗?谄媚嫉妒不毒吗”……蕅益大师戒淫文里就用邪淫说淫欲,你去极乐世界喊蕅益大师回娑婆把戒淫文改回来……

学生:老师,我觉得我要用不淫来表示凡淫即邪的说法。

老师(心塞了):可以的,不淫也蛮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