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破守培法师邪见:关于法师对印光大师的非理辨破

评破守培法师邪见:关于法师对印光大师的非理辨破

编按:印光大师在论往生因缘上,主张随顺净土历代祖师所强调的信愿行三并重之正见。随顺蕅益大师信愿有无决定往生与否,品位高低看持名功夫深浅之正见。守培法师对印祖这一知见有异议。他主张一心念佛就好,不必强调信愿,只要念佛,到无念而念,就生净土。又说见有佛则非真佛云云。我观守培法师批驳印光大师所用的观点以及论据,基本上是站不住脚的。有的地方稍显荒唐。因守培法师此文已经流传开,今日特地针对法师的文章进行逐一辨破。令有缘道友明了,印祖义正,守培法师理亏而不自知。望有缘莫受守培法师邪见熏染而障碍求生之路。

——赏花人

一辨:

光:窃谓末法众生,于禅教律中能断惑证真,现生即出于轮回生死之外者,难其人,以仗自力故。

培:驳曰:吾佛八万四千法门,以禅教律为根本,禅为佛心,教为佛言,律为佛道。念佛乃佛教中之一法也。抑佛教而扬净土者,其惑甚矣!若禅教律三门修行,全凭自力,而无佛力者,释迦如来则无接引众生之处。佛若不接引众生,不异小乘自度,何以称为三界导师耶?当知禅教律,全体是佛力,时时放光接引昏迷众生,只恨众生不肯受接。而不知者,反谓佛不接引,难怪末法众生不出生死轮回也。

赏花人:培师既然知自他力不二,修禅教律必得佛力加持,就应知他自力不二,念佛得佛加持,必能令人于禅教律诸法有所得。印祖所说自力他力,原就侧重说,用力之根本处侧重在求佛,立为仗力。用力根本处在自修戒定慧,安立为自力。培师应知印祖并非不知自他力不可分。此培师言一有失也。

禅为佛心,教为佛语,律为佛行。佛号中无佛心?无佛语佛行么?净土念佛法门,若确基于信愿而念,念佛即能融佛心,当下也随顺佛语佛行。

二辨:

光:唯净土法门,则有论上中下根,但具信愿,皆可往生,仗佛力故。

培:但有信愿,皆可往生,念佛亦用不着,真是奇特!如旅客回家,不用足行,想到即到;用足行者,不能到家;岂非怪事乎?果然但具信愿,不须念佛,能到西方,则可说仗他力,不仗自力。若信愿后,还须念佛,然后生西者,则不可说仗他力,以自信自愿自念,非他信他愿他念故。若谓自信自愿自念佛,即是仗佛力者,然则,自信自愿自参禅,自学教,自持律,亦可说是仗佛力,为何但说念佛仗佛力,参禅持律仗自力耶?若谓念佛人临命终时佛来接引,即此名为仗佛力者,然则,参禅开悟,明心见性,亦见佛接引入如来室,所以古之禅师开悟后,于水边林下保养圣胎也。依教修行者,信成就后,亦见佛接引入十住,亦入佛胎也。如是凡修佛法者,工夫成熟,皆有佛来接引。若不接引者,或是工夫未成,或是走入错路。念佛亦然。念佛错路者,念佛之心不与佛相应,皆名错路,临命终时,佛不现前故。但我谓佛虽现前,亦不得名为仗佛力。何以故?临终佛现,即自心佛现,非他佛故。若他佛远来用力度生,我等众生,早被佛度,何得至今犹沉沦苦海也?再则,佛不见众生,佛若见众生,即不得名为成佛,心外有法故。众生亦不见佛,众生若能见佛,心外有佛非真佛故。如是而言仗佛力接引者,非正说也。复言禅教律仗自力者,亦非正说,以众生不能无因而修行故。众生学佛,即依佛而行,此即仗佛力也。众生无佛法,如孤掌难鸣,又如无舟不能渡海,是故众生,不得但言自力出轮回也。当知离佛力而言自力,则非真自力。离自力而言佛力,亦非真佛力。离自力则无佛力,离佛力亦无自力,以心外无佛,佛外无心,心佛众生三无差别故。佛说:是法平等,无有高下。何得自说法门,而有高下耶?

赏花人:培师此处略有四种过失。

一,据名昧义。名有信愿行三,义中三而非三。信具足必发愿,愿足必有行。是故说信愿具足必生,并非只有信愿而无需行之义。具足者必行,行无需另说,故有信愿具足定生一说。又,信愿当下实具足念佛义。信愿必有所缘境,所缘境非他,正是阿弥陀佛。一人以真切之信愿缘阿弥陀佛时,不正是念佛时?

此乃常理。培师执信愿行为三,以印祖未提行故便发难,于文似有理,于义实有失。

二,观印祖文,仗自力或他力,乃就行者内心主观所选择而安立。自他虽不可分,而行人内心可以有所侧重。以仗佛力救度为主观意愿者,安立为他力。以自修戒定慧断烦恼为愿者,安立为自力门。此说合情合理,培师以实相中自他不二非难印祖,有失偏颇。自他性虽不二,何妨有你我他?何妨你上天堂我去人间?何妨你侧重自力我侧重他力?性中无二,相不防分二三四。

三,培师以禅见性教开圆解圆信者亦得佛加接为由,证禅教中亦具他力。此本为善说。但细考之,与净土法门佛力接引不可同日而语。求生净土者,无需见性开圆解,也得佛接引生西。故不可以禅教得佛接引类比净土法门得佛接引。

四,培师说众生见有佛者不见真佛,佛见有众生即非佛,有偏差。何以故。心性离一切相不假,心性即一切法也确实没错。若偏执离一切相,培师谈什么禅教律?按培师意,见有禅者未入禅,见有律者不成戒。试问初学如何下手?

若佛真心必在化佛之外,化佛离真心而有,培师则堕断灭。若承认化佛不离真佛,则众生心缘化佛起真切信愿,也可以说缘真佛。犹如波水。缘波何尝非缘水。又信愿具足者,必得真佛护念加持。

若执心境体性不二,便不吃不喝,便拿境当心,期待石头具足眼耳鼻舌,认无情为有情,此乃执理废事之痴行。培师有慧,应不至如此,心境不二不妨分心境,心佛自他不二,何妨分自他?

临终佛现前亦复如是。理不离心。接引者与被接者心性相通无碍无边界故。而事确有自他差别。

三辨:

光:而守培法师,一心念佛即得往生论,”初言信愿念三如鼎足,缺一不可,为古人一时逗机之谈,非普通之语。今人若执定,则甘露反成毒药矣。”如是则以佛及东土诸大祖师宏净土者之言论皆毒药也。何以故?令生决定信故。

培:如来说法四十九年,其中大小顿渐,无非对机设教,应病下药,佛法中人皆如是说,非培独如是说也。若演教者,不论众生根机大小顿渐,概以一法对之,违如来对机设教,何异世之庸医,不察病之风寒暑湿,概以一方治之者乎?众生有种种病,诸佛有种种药。汝以净土一法教种种众生,药不投病,岂非变甘露成毒药者乎?果然一法能教种种众生,就此一卷弥陀经,足以度尽众生,何必更说种种教,错乱众生也?佛及诸祖教人生决定信者,正是对病下药:如此病,必用此药;非此病,决定不用此药;是为生决定信。若此病彼病皆用此药,正是令人失决定信矣。余言:今人不问何病,皆用此药,变甘露成毒药,何得扯及佛及诸祖之言论皆毒药也?

赏花人:(备注:原文引用印祖说法时,未明确标明何处培师说。我据对话而用双引号标出培师观点。)

培师以应对机说法,非难印祖特尊净土,以净土一法遍施。认为这违背了对机说法的原则。印祖这种不论来者何人,皆以净土法门普施普劝之法,何尝没有对应根基?何尝没有众生偏要寻一位以净土法遍施之善知识?既然强调应机说法,则有欢喜亲近以一法遍施之善知识者,有缘善知识便示以此相,有何不可。

又佛经中常见,一经结束时,流通分中特赞此经最妙最上。印祖弘净土,便以净土为最妙最上,也是随顺佛行。培师说“何得扯及诸佛祖师”,显然对于经中流通分缺细致玩味。

法为度人。度人即无上。得度者自然能体知法性平等。未得度时,若强调不平等能令人入一法门,何妨有所侧重?

四辨:

光:下又云:”念佛必定要生信发愿,非信愿不可。如生信发愿,必定要念佛,非念佛不可。如是定方医病,难免误人。灵丹妙药,病者当饮,不病者虽有妙药不可饮也。”如是彼说,则佛与西天东土诸祖师善知识,皆误人之庸医也?

培:佛经祖语,留传世间,如古医师留传良方,热病治以凉剂,寒病治以热剂等类。后世庸医,初以凉剂治热病,立见功效,即以此为奇方。后来不论风寒暑湿,概以此方治之,以致误人。此误之过,是在后之庸医,非在古医师明矣。余谓:今人虽当遵古,亦不可不知变通。若执定古法,不论根机大小,是为误人之庸医,非谓佛祖皆庸医也。

赏花人:先述我所见培师与印祖观点差异。印祖遵古,以信愿行三为不可分之法,强调信愿为往生本。如蕅益大师,信愿有无决定往生与否,持名深浅决定品位。而培师强调信愿行之说是方便说,意为不需要强调信愿,一心念佛一心不乱就可以往生。

培师认为印祖承蕅益大师等古德所说,以之为准,乃是印祖知见错误。言下之意,认为印祖刻舟求剑,不知变通。而自己提出来的不讲信愿,一心念佛即可,才是适合现代的正说,更为究竟。

印祖以佛与祖师皆作此说(信愿念佛)为由,说明信愿行三具说才是正见。而培师说,佛与历代祖师那么说,那是他们应病与药。你(印祖)这么说就是刻舟求剑。

培师这种回答太没有水准了。

培言下之意,是现在的众生根基不需要强调信愿的意思。且不说这个观点本身的错误。就是这个众生根基,培师以佛眼观出来的结论么?是几地菩萨?

如果说,有的众生,一心念佛自然能信愿具足,这个也没有问题。等于说众生有侧重,有的侧重信,有的愿与行这个在无量寿经当中都有说。十八愿至心信乐,十九二十是至心发愿、回向。但是,说一心念佛就好,这个就不严谨。一心念佛,也可能口念佛心念俗,也可能念有定力而仅仅作为修定方法,没有往生的真信切愿,所以缘世俗时种种烦恼又现行。

五辨:

光:”病者用药,不病者无用。”试问:谁为不病者?普贤以十大愿王导归极乐,教证齐诸佛之善财,并华严海众,以其皆未全体离病故,令饮药。今守培法师,为教佛乎?为教九法界乎?若是教佛,则光愚劣不得而知。若教九法界,不亦与佛普贤及诸善知识相反?

培:杂念是众生生死病根,一心是众生本来面目。念佛念到一心不乱,如铜墙铁壁相似,试问:此人还有什么病?若有病者,何成一心?若无病者,何须信愿?犹如未渡河者,教彼登舟,已渡河者,教彼舍舟,是为正理。若已渡未渡不分,概教彼登舟,岂有此理乎?又九法界众生各有病不同,有病此而不病彼者,有病彼而不病此者;有此病当饮此药,无此病不当饮此药;有彼病当饮彼药,无彼病不当饮彼药;非全无病也。若诸病皆痊,念佛何为乎?世间固无不病之人,亦未有诸病俱发之者。至于普贤以十大愿王,导华严海众归极乐,而问我教佛乎?教九法界乎?我非教佛也,亦非教九法界也。我论一心念佛之人,个个生净土,我不知与普贤导海众归极乐,何反之有也?

赏花人:印祖本意:净土法门,只要信得及,愿得切,一切众生皆得生,得生后皆作佛,一切病自然渐尽。虽此一法门未必所有众生接受,而此一法门确实能治一切病。

此意为正知见。培师不知是故作不知还是确实没有领会印祖意思。又说有这种病吃这个药,没有就不应该吃之类云云。培师这种回答都是没有意义的。

六辨:

光:此种大节目,和尚尚不以为非,而登之,则恐招祸非浅!

培:一心念佛即得往生,为招祸之大节目,这才是大善知识的声调,不愧不愧!培说一心念佛,亦痛觉其非,以大地众生本来是佛,何须更言念佛?三界原是净土,何须再说往生?即如此说,亦早不唧溜,何况复说什么念佛?什么往生?无事生事,头上安头,真抬祸不浅矣。古人云:“一念不除,三途业因”,的乎言也!细觉招祸之元,深恨云门不生佛前,一棒打煞,贵图天下太平,免得儿孙招祸。

光:至下云:”无五戒、十善、三纲、五常、四谛、十二因缘、六度等法”真是不成话说!”

培:我亦知此处说得欠道理,不曾将心经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乃至无智亦无得,一齐凑来,则更惹人怪笑,不成话说了。

赏花人:培师固执己见。认为一心念佛有定力,心中无五十三五六十二(戒善等),必定往生。

我思维印祖意,仍旧是强调,一心不乱中必须具足信愿,必须有能分别、随顺四谛等正见的信、慧,否则这种一心不乱仍旧不能往生。它只是一种定境。若论果报,当在人天,而不在极乐。

培师认为,得定,心离分别(他认为的一念不生)即可生净土。这是很危险的知见。

这点我强调一下。道友们记一下。必须记啊。

定有正定邪定,以能照了善恶染净因果差别之定为正、佛教不共定。以不能照了四谛之定为邪定,或者共外道定,一个人如果认为自己有一念不生境界,如果他出定后,或者他作意起念去思维观察善恶业果时,观察四谛十二因缘时,如果他不知所云,根本观察不起来,那么这个就不是佛法正定,因为正定必须具足四谛差别慧。

有的人业果观不扎实就要修定,我遮止了。原因就在这。善恶染净业果慧都没有,万一有一天真的有定境,分别不了正邪,就麻烦了。

定中离于分别念想,这个定本身,我们很难分辨正邪。但是让这个人去观四谛业果,就可以测试出来。如果他能观,且信心具足,那么这个人的定没有问题。因为它具足根本慧(四谛十二因缘)。他离相时寂静,面对诸法相时就丝毫不昧业果。那就没有问题的。

如果一个人他出定后,面对依正二报,根本观不清楚业果四谛,这个定就不是佛教不共的定。因为定中无正见正慧。外道也可以做到。

印光大师不是否定所有定,否定的是不具备信愿的定,不强调信愿的定,不愿意、或不能提起信愿的定。这是对的。因为,没有信愿,有这种定也不能往生。

那种不具备智慧,没有信愿的定,在三界哪个地方?如果是定中六识灭,那是无想定,这个定成了就完蛋了。基本上就是要去无想天。将来堕落下来做畜生的概率大。如果六识不灭,那最多也就是无色界的定。那个定不缘外色的。将来无色界天,不是净土。

真正无漏的离念定,佛教圣者才有。其实就是涅槃。或者说,至少是灭受想定,起码三果圣人才能得。通教的七地菩萨了。

三果以下,不可能入此定(灭受想),最多是相似有这个体会。真正离一切相,必然也要没有受想。有受想必然有分别相的。所以,守培法师的这个说法,可以说没有意义。

培师自己恐怕都不可能证三果。三果以下,谁能够入能所双亡定?没有人。初二果都不行。

七辨:

光:无信愿,则不能仗佛力;未至业尽情空,则自力亦不能到彼佛菩萨境界之极乐世界;此种语言,乃不刊之论,三世诸佛之所赞叹者。今守培法师,想是高登毗庐之顶之大善知识,否则何能驳彼?

培:我闻佛力无边,彼云无信愿则不能仗佛力,佛力独在信愿上用,除信愿则佛力无用处。佛力乃如此之狭小,反不如众生力,能信能愿,能念佛,能参禅,能学教,能持戒,能作一切事。如彼所说,自力之外,别有一种佛力,能接引众生。众生信愿则接,众生念佛则不接。噫!佛反贱佛而贵信愿,谁能信乎?业不尽,情不空,不能生净土,佛所赞叹,我深信之。念佛至一心不乱,风吹不入,雨打不湿,不能生净土。此种语言,为三世诸佛所赞叹,不知出于何经?请指示之!若言信愿为生西之关要,非经过此不能往生,则犹可信,以非信不能发愿,非愿不念佛,非念佛不能往生故。若以自力佛力,分别生与不生,我决不信也。如彼言,参禅学教为自力,生信发愿为佛力,依此而分自力佛力,非但佛力不是佛力,自力亦不是自力,皆生死之业力也。彼以生死之业力,认为自力佛力,岂不可笑!所谓自力者,不假外缘,自能消弭一切障碍;能自主张,不为一切万物之所挠动;能转万物归自己,能延一月为万年,能促万年为一念。如是自即弥陀,自即极乐,独断独行,不假外助者,是为真自力也,亦真佛力也。自力佛力,岂有二哉?然此自力佛力,他人不得而有,唯一心不乱者始得之,此我非驳灵峰也,乃依顺佛说也。念佛人无信愿,犹如有枝末无根本,大是奇谈!彼不思念佛,即信愿之标帜,若不信佛,从何而作念耶?念佛人虽不言信愿,而信愿自在其中,犹如生草,虽不见其根,根自不无。弥陀经云:一心不乱,乃至即得往生。藕益云:一心不乱,乃至无得生之理。弥陀经云:阿弥陀佛接引念佛之人,未说接引信愿之人。评者云:阿弥陀佛接引信愿之人,不接引念佛之人。彼等自异佛说,而不许人随顺佛说,随顺佛说者名为驳彼等,如此强霸之道,岂佛门中所应有乎?

赏花人:印祖说得清楚。如果要仗佛力,必须有信愿。如果要仗自力,必须业尽情空。这个是正理。业尽情空就是涅槃。罗汉可以证。三果圣人如果有灭尽定,可以短暂入此境界。如果没到业尽情空,自力不成。没有真信切缘,佛也不接。

培师说的一念不生,如果不是涅槃也不是三果灭尽定,那就没了生死。如果有这种定,提不起信愿,那也决定不得生。这个道理师简单的。

培师后面一大段反复论证,想说明:不需要信愿,只要念佛就会得佛加被接引。这偏执的。不愿发起求生的愿而认真念佛,得佛加持是肯定的。但是能不能往生?

肯定不会往生。无量寿经四十八愿里都有的。他方菩萨念佛,没有发愿往生,就是不生西方,但是阿弥陀佛不会因为这个念佛人没有发往生心就不加持他了。一样加持的。

我附上经文作证明,没有求生愿力而念佛,得佛加持,而没有往生的原文:

“设我得佛,他方国土诸菩萨众,闻我名字,至于得佛,诸根缺陋不具足者,不取正觉。”

“设我得佛,他方国土诸菩萨众,闻我名字,皆悉逮得清净解脱三昧。住是三昧,一发意顷,供养无量不可思议诸佛世尊而不失定意。若不尔者,不取正觉。”

“设我得佛,他方国土诸菩萨众,闻我名字,寿终之后生尊贵家。若不尔者,不取正觉。”

“设我得佛,他方国土诸菩萨众,闻我名字,欢喜踊跃,修菩萨行,具足德本。若不尔者,不取正觉。”

“设我得佛,十方无量不可思议诸佛世界众生之类,蒙我光明触其身者,身心柔软超过天人。若不尔者,不取正觉。”

“设我得佛,十方无量不可思议诸佛世界众生之类,闻我名字,不得菩萨无生法忍、诸深总持者,不取正觉。”

“设我得佛,十方无量不可思议诸佛世界,其有女人闻我名字,欢喜信乐,发菩提心,厌恶女身,寿终之后复为女像者,不取正觉。”

“设我得佛,十方无量不可思议诸佛世界,其有女人闻我名字,欢喜信乐,发菩提心,厌恶女身,寿终之后复为女像者,不取正觉。”

这些都是可以证明,如果不发往生愿而念佛(不限于口念,内心听佛名号忆念、缘佛名号等也算),那么不会往生。众生没有意愿要往生,佛当然不可能强行接了。但是也得阿弥陀佛平等加被。

培师意思是:“有信愿佛就会来接,我念佛难道不会接吗?只接信愿具足的人,不接念佛人?真是开玩笑!”

如果培师说的念佛人内心没有生起信愿,那佛还真不能来接,诸法因缘生诸法因缘灭。佛是随缘的,众生没有往生愿,佛怎么接?用神通硬塞到西方吗?

培师的话是太欠考虑了些。

八辨:

光:凡修行人,无不持戒修善,尽纲常伦理之道。故大小乘律中,皆有一切恶莫作,当奉行于众善之略文。

一心念佛者,虽不持戒,亦不犯戒;虽不行善,亦不作恶;虽不事纲常,亦不悖逆人伦。请看此人,为修行人耶?为非修行人耶?为善人耶?为恶人耶?

培:今谓一心念佛者,皆无其德与道,则此一心念佛者,为泥塑木雕耶?为仍着衣吃饭,与世人无异矣?

一心念佛,万行具足,无道,则道满三千,无德,则德周沙界。一心念佛,非违背一切,乃无暇于一切也。禅宗祖师说:不作善,不作恶,不除妄,不求真。说他泥塑木雕可,非泥塑木雕也可。此人虽穿衣吃饭,但不同常人。何以故?终日吃饭,未曾嚼着一粒米;终日穿衣,未曾挂着一缕丝;一心念佛者,亦复如是。

若着衣吃饭,何可无戒善纲常乎?

一心不乱,万象皆空,觅自身尚不可得,戒善纲常,将何安寄?若以戒善为戒善,纲常为纲常,则不异世人见色作色想,闻声作声想。想色则被色缚,想声则被声缚,终朝随境迁流,千变万化,安得名为一心不乱者哉?

又既着衣吃饭,不碍一心。然则,生信发愿,何为便夹杂而不一心耶?

一心念佛之人,着衣不作着衣想,吃饭不作吃饭想,生信不作生信想,发愿不作发愿想。然则如何呢?着衣即是念佛,吃饭亦是念佛,生信亦是念佛,发愿亦是念佛,行坐住卧,头头是道,处处念佛,除佛而外,更无别事,是以谓之一心念佛。倘若穿衣吃饭是穿衣吃饭,生信发愿是生信发愿,则眼前万事万心,交乱如麻,如何能不夹杂耶?否则,一心、乱心,如何分别耶?

一言以蔽之曰:只知说大话,未曾实行故。

“说大话,不实行”,真是金石之言,针得末世人之通病。近时善知识,口谈佛祖,却不知如何为佛,如何为祖;口说一心,而不知如何为一心;口谈念佛,而不知如何为念佛;口谈修行,而不知道在何处;言之至此,不觉令人愧煞!然而说大话者,有不得不如此者,如逢山说山,遇水说水。余见一心不乱之文,而作一心念佛之论,岂知什么大话小话也?至于不实行者,亦有二故:一不明道理者,虽行而不实也;二明道理者,知道不可行,所行者非道也。如培出家,三十年来,觅个真实行处,了不可得。若有,大善知识示我个真实行处,我当如佛供养。

赏花人:这个我前面已经破过了。印光大师的意思我前面也说过了。大师意思就是:如果培师所谓的一心不乱,那个定,他与断恶修善相应,出定后能够分别业果四谛,能分别善恶是非,随顺道灭,随顺戒律,能够发起真信切愿,那么这个定没有问题。印祖不破所有定,破的不具备分别染净善恶能力的定,破的是不具备信愿而以为得定就能生净土的邪见。

培师呢?大谈定不妨碍生活等。不管培师说的有没有理,这个不管他了,就说印光大师说的是不是对的?

绝对是正确的。所以,培师否定正见,就是错误的。否定正见,那就是肯定杂有邪见。守培法师知见肯定夹杂邪见。这个意思。

九辨:

光:祈发大慈悲心,破我之邪见谬执,俾守培法师之论遍布中外,则是光之所馨香祷祝也!以此宏法,则非光之恶劣所能领会,故不得不为一上呈白其愚诚。如有妙谛,请为的实指示。印光之所说不合道理,请为辟驳,以开茅塞。但须将光原文随函寄下,庶可对领座下妙义也。顺颂禅安!常惭愧僧印光顿首。

培:我知印老此函,从慈悲心出,非攻讦之可比也。我所以辨驳者,欲明一心念佛之真理也。印老若明一心之真理,对于一心念佛之论,必无所批评矣。一心不乱,不但为净土法门之关要,亦为一切法门之关要,学佛者误认此理,即错乱佛法,是以不得不一申辨驳也。谨将常人所认之一心,略为说之。常人所言一心者,念佛时,工夫纯笃,妄念不起,念后仍同常人,即以一时不起妄念,名为一心不乱。不知此非一心耶。若以此为一心,世间之人无一非一心者。何以故?世人无二心,念此必忘彼,念彼必忘此,念此是一心,念彼亦是一心,岂非处处是一心乎?虽欲二心并起,岂可得乎?如是人人本来一心,何须念佛而成一心乎?又以念佛功力强逼他念不起,禅门谓之搬石压草,纵经百劫,终有生时,不名一心。若真一心者,万念俱消,亦名无念,无念之念,方是真念故。消诸念者,无须逼迫诸念不起。当知念从境生,空念者,必先空境,境空念自空。境空心寂,名为一心。如是一心,即是弥陀;如是一心,即是净土;非一心外别有弥陀、净土也。心外有弥陀,有净土,即非真一心,亦非真弥陀、净土。为彼一心不生净土,净土与一心各别,故论之耳。

赏花人:培师说,他指的一心不乱,是没有出定入定差别的。

那这个更高。比我先前说的三果灭尽定更高。灭尽定有出定入定的。这个是菩萨定,这种定没有出入的,其实就是证法身了。约在通教八地。

培师其实暗示自己有能力,或者自己已经有这个境界。他有这意思的。如果他认为自己没能力,就不会唱这个高调了。印祖说培师狂妄,是符合事实的。

至少通达通叫如幻四谛(既通达业果四谛,又通达本空,不坏因果而证空)。藏教析空见都不可能证这念而无念的菩萨大定。

至于培师后面说的"如是一心即是弥陀",这个话说的太大了。弥陀一念能化无量佛,能遍示现十法界作佛事。培师的一心能吗?阿弥陀佛在一心中可以寻声救苦,令信愿具足者永脱三途苦,能现无量庄严净土给往生者受用,安心修学,同阿毗拔致受用,培师入定能做到这样吗?

培师志气高,勇气可嘉。论实在,论对机,论如法,还是印光大师。

南无阿弥陀佛
顶礼印光大师

净土门中惭愧弟子 赏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