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某法师:极乐世界无有行苦、坏苦,兼谈怀感大师之论

南无阿弥陀佛
法师好。管理员已将问题交于我。随喜法师忠诚于净土,关心净土法门。怀感大师与法师所说的邹老师认为有行苦与坏苦之观点我也大致已知。我此前说极乐世界无有坏苦行苦,今日仍持此见。

我安立净土无坏苦行苦的原因如下:

一,圣言量。“无有众苦但受诸乐”。苦苦坏苦行苦摄在众苦当中。圣言量在此,我对此话理解是绝对的,就是无苦。怀感大师说有行苦而无八苦中余苦,苦少乐多,苦可不计,名为无有众苦。理上可成,事上毕竟非尽同于圣言量。我以尽数随顺经文之解为正解定释,接信愿力强者。以怀感大师之释为旁注辅释,接信愿力弱者。

二,现量。无有众苦但受诸乐。约受用之能受说,极乐世界花开见佛者,不起身见,随顺无生。约所受用之六尘,虽有生灭,对极乐世界人,不为苦。心不随所缘生灭故,约能受,坏苦行苦不必安立。在极乐与尘境接触,自然心顺戒定慧故,不放逸故,不受逼迫。苦以逼迫为根本意,若不受逼迫,苦不必安立。

三,约比量。净土之净,是无漏义。约四谛,由道灭二谛摄。有为法有三,苦集道,唯苦集为有为有漏。道虽有生灭,不名为苦。有为无漏故。如圣人之戒定慧,虽是生灭法,但随顺于灭,不随顺于苦集,不可以见其生灭故立为苦。净土花开见佛之人,一切现行法,无论约业或果,根本皆由无漏摄。

四,补充论四谛。约佛果说。极乐世界一切依正以佛圆满功德力为本。非以众生业力为本。如大海水中倒入杯水,杯水为客,其量忽略不计。又如皓日当空,蜡烛微光虽有还同无。既极乐世界五蕴以佛力为本,佛之五蕴无漏故,佛力即道灭之力故,一切无漏。众生虽有业习之暗光,为佛之功德光所蔽故,发挥不了作用。即有漏烦恼业习虽未尽而不得现行。似蜡烛之光于日光下无立足藏身之地。故不得以苦集释净土菩萨众之业果。约道灭为本乃符净土之本质。

五,约圆教说。凡夫入报,是藏通别所无。若要约教释净土,非一佛乘教观不能畅净土宗义。生灭无生无量三种四谛,只能释净土法门部分,唯无作四谛,能正释之。约无作,兼具二义。一,流转还灭二重因果不虚,有漏为因果必生灭,无漏为本果必无生。二,流转还灭不出一心。苦体即是灭,集体即是道。所谓生死即涅槃,烦恼即菩提。花开见佛者,佛力所加,佛心所持,随顺一实相,不见苦集外有道灭可得。于是苦即非苦。于一切极乐世界花开见佛者不必安立苦。诸菩萨自知定证诸法实相,定入佛位。其心勇健,正念恒燃,不必安立苦。

六,净对秽论,乐对秽土三苦。变易生死在极乐世界可以安立,但不立分段。净土之净,对于娑婆来说,不为分段系缚即是。净土之乐,相对娑婆众生因心取着诸境故引生三种逼迫而安立。净土菩萨心于六尘都无取着,自然不受三苦逼迫。又变易生死也不必安立,全心即佛故。若约全佛即心,可安立。不过在修证层面,相对于娑婆众生来说,没有多大必要。脱离分段,生净土了再说不迟。又心佛众生三无差别,在娑婆是理具而非事实受用,极乐世界则是理具事造均如此。极乐一切众生依正当下即佛功德所持、即明净真如心体所现。真正的心佛众生三无差别之现量境,所以,关于坏苦行苦,不立为好。一定要立的话,建议从圆教立。最贴近极乐真相故,最合极乐世界理体故,合乎事理实相,方能契合佛意,悦诸佛心,有功无过,纯正无邪。若以余教释西方,或发心好而错会意,诚恐功难抵过。

备注:信愿具足愿舍后有之依正而往生者,受佛力所加,往生见佛后,三界有漏烦恼不会现行。若在莲花中未出,应许有现行。至于现行的烦恼类型,应在十恶业以外的爱取等。具体可详阅无量寿经。

附蕅益大师解""无有众苦,但受诸乐"",以结此文:

“众生是能受用人,等觉以还皆可名。今且约人民言,以下下例上上也。娑婆苦乐杂。其实苦是苦苦,逼身心故。乐是坏苦,不久住故。非苦非乐是行苦,性迁流故。彼土永离三苦,不同此土对苦之乐,乃名极乐。一往分别。同居五浊轻,无分段八苦,但受不病不老,自在游行,天食天衣,诸善聚会等乐。方便体观巧,无沈空滞寂之苦,但受游戏神通等乐。实报心观圆,无隔别不融之苦,但受无碍不思议乐。寂光究竟等,无法身渗漏,真常流注之苦,但受称性圆满究竟乐。然同居众生,以持名善根福德同佛故,圆净四土,圆受诸乐也。复次极乐最胜,不在上三土,而在同居。良以上之,则十方同居,逊其殊特下又可与此土较量。所以凡夫优入而从容,横超而度越。佛说苦乐,意在于此。”

以上。愿法师于净土于阿弥陀佛,具足信愿,即生无碍入西方。也回向我自己,愿我自己,临终无碍,蒙佛光摄受入净土,永绝后有。

愿生必生,生即不退。

顶礼蕅益大师
顶礼《弥陀要解》

净土门中惭愧弟子 赏花人
2022-0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