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四月破月悟,不是他同情藏密,是他扭曲佛法、曲顺邪法

问:此前的月悟说,他走下坡路是因为您带些”反藏密分子”来针对他,基于此,事件不断发酵,他才无路可走。也有一些道友在今年四月就说,他的滑坡是因为您在他为藏密宣传后给他施压,辨破他的言论,并且宣布跟他划清界限…将会是对他最重的打击。可否问一下您20年四月开始破他并宣布彻底断交的原因?

答:借问为缘说。所说非尽答问。

一,不要从人我看问题。从八正道看。八正道核心内容概括为知见发心行为三方面。人与人的矛盾,不外乎知见发心行为层面的矛盾。网络之交,以知见为主。知见决定发心。知见发心和则人和。知见发心有矛盾,矛盾坚固不可调和,人即不和。从人角度看,都是人我是非。从八正道角度看,视角不离道故,人我心不生。看人间种种矛盾,无非是道不同不相为谋而已。

二,我不反藏密,我反以双修四皈依二邪为首的邪法。此类邪法在哪个教派当中,我都会破。从法的角度看问题,全人即法,邪法过错,错不在人。我对藏密人士没有意见,但对邪法有意见,以及宣扬邪法的人在宣扬邪法时,我会随缘征破。或词句有锋利激烈时,意在制邪法。人层面,浅近了说都是国人,深远了说都是未来佛,都是自己为自己负责的独立人,各自负责就好。

三,那时破月悟,原因有二。1,明的。非理为具备双修邪法而且并未剥离邪法的教派辩护,为具备双修传承的宗派内部公认写过双修的宗与莲等人辩护。并且指责依据经论破邪法的汉传护法们,这事很值得玩味的。2,不明的。我怀疑他破戒。因为,涉及十恶业,涉及四根本戒的事上,往往知见发心行为是一体的。有那个邪见,就有那个行为。有那个行为,就有那个知见。行为推知见:非理为弘邪法者辩护的行为,推广始于邪法终于邪法的行为,知见上,自身对于邪法应该是不认为邪的。这个逻辑关系用四料简可以推的。知见推行为:认为僧人不实体双修就可以,这种知见,有三个邪见没有排除:一,观想修可以吗?二,在家人就可以吗?三,有这种法,只是僧人不可以吗?
基于以上知见、行为问题,我判断他可能破戒。习气知见互牵的。不过我根本的着眼点还是知见。我与其交往、护持是有底线的。公开言论上必须随顺经论,不能导众生受邪法。守住这个底线,哪怕破戒,我不会公开破的。最多我远离。4月10号前后,我问过他:对藏密邪法的非理辩护能收回吗?有没可能改变?他说不可能改。我说好,我明白了。因为这个”不可能”,我开始着手辨破月悟。在群里连破三天(群已解散了),一破他论色心,二破他加持,三破——根本问题——破他为非理为藏密辩护的邪见。当时有道友私聊问他的问题,我让那道友群里问,道友问为什么,我说我要公开破他的言论。
        
我只是想把话说清楚。我没有想他滑坡之类的。至于他滑坡是不是从这个时候开始,我也不关心。
       

因为我曾推荐、赞叹过他。那时我就想,希望受我影响而接近他的人要警惕他的邪见,保持依法交往。降低对正法、正法信众的伤害。最大可能地避免潜在的风险。邪见的危害是很大的。见血封喉(一个邪见足够毁一生修行),且杀人于无形。
群里连破三次后,公众号开始发布《再谈双修:破见即破戒,破戒团体非僧团》。针对他说的”只要不实体修”,仍然是"僧团"的说法,以及他为宗某人莲某人辩护的非理言论。用词也不太好听,我称他为非君子,魔类。软劝不行,我也只好硬来了。许多人因为我支持他而亲近他,确定他根本知见出问题,我如果不说,那些亲近他的人怎么办?被带歪了,损了法身慧命,我有责任的。我无心害人,人因我不说不辨而死,这里还是有因果。因缘与所缘缘不说,至少我成为了一个害人的有力增上缘。我想,能挽回一点是一点。总比我看到了危险而任人掉落悬崖要好。

如今月悟宣布还俗,只要不发表坏法邪见,希望道友们,大家不再说了。道不同已明说,各行其路,互不妨碍。我破邪也只破佛教四众内部邪见。非佛教徒的言论,不涉及扭曲、抨击佛教教义的,只是个人的自我表达,无论正邪,也不用关注。

观因果,知是非,善取舍。善恶业果不虚,绝对对立,是故断恶修善,破邪显正,不必心慈手软、妇人之仁,断恶修善路上,佛像来(挡)斩佛像,魔像来斩魔像。是名诸恶莫作众善奉行,是名业果路上正邪绝对不两立。流转还灭不二,全烦恼即菩提,是故心佛众生无差别,阿鼻寂光如冰水,如是观之六根所缘无非佛法。是名自净其意,是名法性门中正邪元不二。心随邪见成冰无量三恶道苦,心随正见成水人天涅槃无量安乐。正邪因苦乐果不出一心,达此理而常观,正邪俱亡,常寂故,名究竟正、绝待正。苦乐均舍,不受一切,名真乐受,此乐如金刚,究竟无能坏。
      

《佛顶》示:


言妄显诸真 妄真同二妄 
犹非真非真 云何见所见

借此再跟同修道友们说一句:善恶业果观,流转还灭业果观不会,不要去一头扎到不二观里。否则天天空假中,只是自欺欺人。蕅益大师已为我们指示明路:先习正因缘境,通达四谛差别因果,后以圆妙三观入大般涅槃。约受用境论无苦集灭道,是涅槃中无。没有破二执(二执为集)入涅槃,一言一行都不出苦集灭道。入涅槃虽不受苦集灭道,若要开眼观世间,还是苦集灭道。涅槃体也不离苦集灭道,如湿性不离冰水。法界没有一个罗汉、没有一尊佛不通达苦集灭道。不通达四谛者,暖相都不能发,何况顶忍世第一,何况四双八辈,十地等妙二觉?如果不通善恶业果,尚且谈不上成就第一福,何况二三?

要入圆教不二圆融无取舍门,先入善恶业果绝对对立的取舍门。对立门中经受严刑拷打,断恶修善,见上丝毫不坏业果,见闻坏业果的邪见是丝毫不随顺,发心上丝毫不敢随顺恶业时,行为上四根本如铜墙铁壁时,再以圆妙三观密印其心,才能无碍无缪。不经过对立门你死我活的血战,就要圆融中道,这种圆融,都是面子工程,不堪一击。
       
全体不变圆融门,全体随缘对立门。若坏圆融,不入一真,至多别教。敢坏对立,敢丝毫错乱善恶业果,三途有份,连藏教都不是。真析空能破假圆教,真圆教人,不敢丝毫随顺恶法,持戒比声闻还严。何以故?圆顿教,以随顺佛果地功德为准为印,佛本身永无杀盗淫妄,结使余习俱尽,圆顿学人敢杀盗淫妄?
      
正因缘境五年基础,圆妙三观其实反而简单。最难的是老老实实通四谛持净戒以培养见戒上的佛法种姓。大乘不难,基础难。点睛只需一笔,画龙数年。《圆觉》说,末法众生,先求伏烦恼,后求悟大乘。佛语如此,弟子应随顺。不安心画龙,整日想点睛的,大道已分两旁。

赏花人
2022-0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