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别定正邪:正定从正观出,染定不能辩正邪

现阶段还在修学业果观,强调断恶修善。本来暂不谈定。但目前已经出现两个道友提前修定,有一些清静体验而不辨正邪。把邪清静心当成真清静心的情况,自己堕入邪定邪""清静""而不自知。有个别是已经吃了大亏了,不过可能还不清楚问题在哪儿。我提醒几次,才有警觉。若不警觉,日后恐怕要成增上慢(未得言得)、邪慢(以邪为是而起慢)。耽搁了自己修行不说,还有可能公开或私下不正说法,障碍自他修道。今天简单说一下,希望道友们学会辨别邪定邪清净,不堕这个阴境。

本文所说定不限于四根本。未到与欲界浅定都含,由于修法而有一段时间的清静安定体验也含。以随顺正见正观为正定,余非正定。与我我所之染取相应,名为邪。有一种情况除外,即修定时虽不以正观为本,而能随顺正见,导归正观,亦名正定。如修世福导归净土,亦名净业。

我之前以为关于定的问题都是等问题出现再说的方法,会好一点。可是等出了问题往往已经比较麻烦了。今天略说一下辨别正定非正定的方法。希望道友们现在或者日后都不要出大的问题。小问题我们凡夫很难杜绝。如果要细辨定境正邪,在俱舍论中""分别定品""有具体介绍。后面也会讲到。现在不着急修定。要修的,不要修共外道定,修九十想,数数呼吸调节身心就好。正式修定,起码善业因果观结束后开始。不然出的问题太多,解决不过来的。

戒定慧三种,都有正有邪。严格说,没有能力在这三方面识别邪正的,都不可能成就正定。而能不能具备辨别邪正的基础,就是业果观。面对一个法,学会从因推果从果推因,判断善恶染净因果,是肯定不会出大问题的。现在出问题的,及时调整回来,也不迟。记住尽量让正见正观为主为导。有修外道(或者说共外道,非佛教不共定)的道友,如果定已经比较深,要特别注意补善恶业果观的基础,回向四谛正见。不要将佛法不共定慧做等闲看,不要将断烦恼入净土作等闲看,严谨一点,严肃一点,细心一点。对于世俗人事可以糊涂一点,修法不要糊涂。

——净远

一就定因缘辨。诸法因缘生,定亦复如是。如”念佛三昧,三昧中王”一句,显示此定由信顺佛、念佛而得。佛为法王,念佛三昧为三昧中王。修定时缘三宝为境,与不缘三宝境而缘其他,此定之体即有差别。若因中修止,是以正见正观为本,果中成定时,此为正定。若因中修止过程中,不依正见正观为本,而是单纯打坐入静或息心而有定体验,或以气功等外道法入静,均非正定。若能导归佛教,亦名正定。

二就定果体辨。前约因缘,今曰果。若于定时,唯有安静轻安觉受(受蕴),而(行蕴)心不顺无我,与惭愧心不相应而与自我肯定(我我所)相应,非为正定。或者说定中只有身心安定觉受,并没有清晰明了的智慧(对身心及安乐觉受不取着为此处慧),模糊不明,茫茫然,这也不是正定。正定之体,非唯安乐受,还有明了的慧心,能正知当下身心觉受并能于取着之染心生起时及时觉破,顺于惭愧而非执我我所,自以为是,起骄(自觉殊胜)起傲(缘他内心高举),此为正定。

三,约定用。所谓定用,即出定后面对其他人事时,内心的知见发心行为。若自认为修定深入,而出定后人我知见、基于世俗人我好坏的是非纠缠增多,则所修多非正定。出定后,人我的实体意识减弱,基于世俗人我好坏的是非心减弱,则所修多分为正定。何以故?出定后的心心所,受到定心等流的影响。定心中正法力强,出定后亦强。定心中正法力弱,愚痴邪见多,出定后亦多。出定后的遇到人事时自己知见发心行为,是自己所修定正邪深浅的试金石。

正定出定后,对于法的正邪是非能够辨别,敏感,对于人的是非好坏越来越淡乃至不计,认法不计人。染定出定后是相反的,对于法的正邪不能明辨,正邪混滥乃至颠倒,以正为邪,习邪为正,人我是非是加强了。因为其定不与惭愧相应,而于基于我我所的自我肯定相应,人我是非心受到定心加持,出定后人我对立加剧,心更刚硬。

因为不以正观为本的人,他有点定力时,容易认为知见正邪不重要,只要心觉受上安定就好——这就是本末倒置了。他觉得:你看,我也不用分辨正邪见,还不是定了(潜意识认为自己已经入正定,其实非正定),正见第一位的位置不能动的。只有在基于正见基础,同样有正见的前提下,才可以不强调正见,可以偏向于强调定力。甚至会以定的觉受为标准判断法的正邪是非,凡让自己觉受不舒服的,就不是正的。很容易这样,我自己在重视修学业果观之前,就出现过这种情况,让我觉得不舒服的,我就容易反感,认为法不正。

四,约加行辨。加心分业力、发心、持戒。约业力。若过去业很重,比如有比较重的杀业或者邪淫、情欲的业,纵然有些定,弊大于利。如占察经说,容易着魔。出定后身心状态也容易出问题。若业力已经处理比较服帖,修定就顺利、正常。约发心,修定之前,没有明确的解脱或者求生净土等菩提发心,只是为了体验安定,这种发心不容易成正定,易成染定。约持戒,如楞严说,四根本戒体有亏,修定成鬼神天魔一类。

附占察善恶业报经相关文字:“善男子,若未来世诸众生等,欲求度脱生老病死,始学发心修习禅定、无相智慧者,应当先观宿世所作恶业多少及以轻重。若恶业多厚者,不得即学禅定、智慧,应当先修忏悔之法。所以者何?此人宿习恶心猛利故,于今现在必多造恶,毁犯重禁;以犯重禁故,若不忏悔令其清净,而修禅定、智慧者,则多有障礙,不能克获,或失心错乱,或外邪所恼,或纳受邪法,增长恶见。是故当先修忏悔法。若戒根清净,及宿世重罪得微薄者,则离诸障。”

备注:我安排先修恶业苦果,一为除恶业,破粗重业障,利于修定,保证修定过程中不出大问题。二,树立牢固的唯有业果而无其他主宰者的正见,这样以后修定之初、中、后,都因为有正见而不会堕阴境成魔类外道类。三,纵然以后修定得力,身心越来越自在,决定不敢造恶。四,可以有效防止自己有定力后,对没有定者的轻视、轻慢(因为通业果,知道无我的道理)。防止对造恶业或恶习者的憎怨对立(因为通达恶业苦果,对造恶业者不会对立,而是怜悯。修习染定的人出定后容易与恶习者对立。注意,远离恶业习者是可以的,内心有情绪、不满、愁怨,这就是邪了。)

要非常重视恶业苦果的观察、断恶修善的落实。然后观善业乐果,通达善业因果,成十二善业,为修定做进一步的准备。通达轮回善恶业果,断恶修善稳定,就可以准备修定了。基本不会出问题的。现在我遇到的几个修定出问题,心量越修越小,知见越修越乱的,都是断恶修善,恶业因果观没有扎实就着急修定慧的情况。有一个是认为修恶业因果会令他心识被污染,这本身就是邪见。正法念处经中佛陀教弟子修恶业苦果观。佛陀都是先教弟子观恶业苦果然后观善业乐果。而且,恶业苦果观有三个基本内容,一定义,二业境,三果境。定义不通,怎么能够自他是否造恶?业果境界观不熟练,怎么深信因果?怎么通达因果?怎么自己修学因果,又怎么教他人?这三个都是基本功。业果不通达,怎么通达无我?缘生无我,不通达缘生怎么可能通达无我?缘生无我都不通,谈什么大乘无自性又空假中?——只能是做一个假大空的假学佛人啊。善恶染净业果这个正因缘境不通,就急于修定急于要证实相,不随顺佛教先处理业力深信因果,会出问题的。

注意:观恶业习,而不观其果报,这确实会受染污的。一定要因果都观,才是受正见熏习。是受恶业必感苦果的的因果不虚的正见熏习。如果观恶业不观果,那确实是受恶业熏习。不能只观恶业不观果。

另外,先断恶后修善是最稳妥的顺序。尽量按稳妥的来。

附占察善恶业报经说,要于善恶染净业果没有决定信心,修观不能成“尔时,地藏菩萨摩诃萨,语坚净信菩萨摩诃萨言:“善男子,谛听!当为汝说。若佛灭后,恶世之中,诸有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于世间、出世间因果法未得决定信,不能修学无常想、苦想、无我想、不净想成就现前,不能勤观四圣谛法及十二因缘法,亦不勤观真如、实际、无生无灭等法;以不勤观如是法故,不能毕竟不作十恶根本过罪,于三宝功德种种境界不能专信,于三乘中皆无定向。如是等人,若有种种诸障礙事,增长忧虑,或疑或悔,于一切处,心不明了,多求多恼,众事牵缠,所作不定,思想扰乱,废修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