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贤启法师还俗声明”里面充斥的邪见与混乱表达

按:还没还俗是个人的事,在家出家都可修行,有没有现剃发染衣相也不是佛弟子与外道凡夫本质区别。另外,我针对这份还俗声明谈。这声明是不是贤启法师所写,我抱持保留态度。倾向于非法师所写。这知见发心太混乱了。

还俗没还俗,不用跟谁交代。但如果有交代,以对佛教四众公开声明的方式,涉及佛教知见,那就是公众的事。我今天写这个文章,不约还俗的行为说。还俗与否个人行为。约还俗声明中体现出来混乱颠倒的知见发心说。这知见与发心问题太大。对破邪显正的负面影响都很大。

我12点多收到一个学生发来的信息。因为时间问题,1点左右写这个文章,两点20结束。俗事在身,只能抽时间略提一二。大致意思应该表达清楚了。希望看清楚的道友,不要管还俗真假,看清里面知见发心问题,心里有数就好。

----赏花人,2021.11.24

问题有六。

一,声明的缘由有问题。

原文“为避免大家对末学的身份认知发生混淆,特此声明。”

如果已经还俗,如声明所说,不再进入公众视野,大家对他的身份认知也就无关紧要。发这份声明的必要性就不具备。

除非身份认知混淆会导致另外一些对四众有实质性影响的问题。即涉及人法事。约法,关系到大家对佛法的认知正确与否,才有发对四众公开声明的必要。若无关,没必要。约人,还俗声明发与不发,与佛教四众慧命问题有密切关联,有必要发,若无关,没必要。约事,发与不发与护法之事情的好坏成败有关,应该发。若无关,不应该发。

若三个无关,还俗是个人私事,没有理由对公众声明。以不想让人混淆身份为缘由而发声明,不符合常理。

二,知见问题。

原文:“共业是大家不同的认知角度,认知过程和认知程度的呈现。”

共业一名所对义,应该是大家对一件事共同的认知。而不是不同的认知。不同认知属于别业,一个法师会这样名义混乱吗?

三,教理问题

原文: “这让我意识到:任何一个人对事实的认知都是需要足够的时间和因缘条件的,一个人的心灵成长,在不同的人生阶段必然有不同的认知,而鲁莽或拔苗助长则会让这个过程更加困难和曲折。”

事实的认知,指的应该是客观。客观跟心灵成长什么关系?成长了看黑的就能看成白?看冰就是暖的?学成败坏佛教、性侵之事就没有了?除非突破人道业力,不然人道客观事实不会因为年龄不同而改变。

心灵认知确实有变化。但这个变化与客观事实没什么关系。另外,这句话潜台词是认为现在成长了,觉得之前有问题,但是没有给出教理依据,纯主观的表达。无论作为法师作为居士,这不应该。佛法中正邪是非判断,岂是儿戏,岂是凡夫感情变化来抉择?变化后是否正确,要依法衡量。好的变坏的,例子很多。未必后期变化就是成熟,也可能退化。

四,知见问题

原文:“回忆自己在参与举报的过程中虽然尽力秉持着利益师长和龙泉寺僧俗二众的动机,却因烦恼粗重而无法自知:为了急于让执事法师们了解真相,不守信用扩散证据;以保护团体为由,擅自提交证据......这些违背因果的作法,使得事与愿违,一些本来很亲近的同行善友如今却形同陌路!

尤其当举报相关材料被流传到网络上广泛讨论之后,所有当事人及其家人都受到了这把双刃剑的极大冲击,末学为此内心时感不安:不知道其中属于自己的那份恶业会何时感果。”

1.知见上知道学成破坏佛教、违背法律之事是实,知道这事对佛教对信众破坏大。认为依法揭露此事能救护佛教、信众。发心(动机)确实为利益众人,知见发心没问题,根本上就不是什么恶业。至于行为,行为过程如法与否,看符不符合法律、戒律。行为符合二律,那么知见发心行为都没问题,恶业从何安立?

“为了急于让执事法师们了解真相,不守信用扩散证据;以保护团体为由,擅自提交证据......这些违背因果的作法”

2.如果当时确实考虑到扩散、提交更好,那么即使有不守信用的事实,也是瑕不掩瑜。根本仍旧是善业,而不是恶业。

3.烦恼粗重所指义为何?如果指的是:“为了急于让执事法师们了解真相,不守信用扩散证据;以保护团体为由,擅自提交证据”……那么,这不是烦恼粗重。这就是个人有个人主见。因为这里面没有邪见、恶发心,正见正发心、能自主抉择,什么时候成了烦恼粗重的表现?完全颠倒。

五:发心知见都有问题

原文“这些违背因果的作法,使得事与愿违,一些本来很亲近的同行善友如今却形同陌路!”

1.前面已经说过,95业举报揭露,知见发心没问题,举报过程根本上依戒,那就不是恶业。即使有小问题,也很容易忏悔。判定善恶业的标准都错了。

2.发心问题。事与愿违一名所对义,在这段话中是:与同行善友不再亲近。那么愿就是,与同行道友亲近,不分离。

为了跟其他人关系亲近而举报吗?前面说“秉持着利益师长和龙泉寺僧俗二众的动机”,这里怎么是以跟人关系亲近为动机了?哪个是真的?

六:知见问题

原文“尤其当举报相关材料被流传到网络上广泛讨论之后,所有当事人及其家人都受到了这把双刃剑的极大冲击,末学为此内心时感不安:不知道其中属于自己的那份恶业会何时感果。”

冲击是正法、护教对一些持有邪见或者一些抱持不符合依法不依人知见的学佛人产生的,那么,这个冲击就是有意义的。谁说学佛不能受到冲击的?关键在是邪对正的冲击还是正对邪的冲击。有冲击就不安,学佛为了没有冲击吗?看到他人受到冲击就不安,这不是依法不依人的表达。不是依法为准则的表达。看到他人受冲击就认定自己造恶业并且担心果报,这个说法是成立不了的。

结说这个声明知见之混乱,发心之错乱,言语颠倒,不似出自参与95业逻辑清晰举报信的贤启法师所写。

还俗与否,是否再婚且不论。这份声明的问题太多。大家不要当真。如果是他人所写假启法师名,这个问题更大。

附“贤启法师还俗声明”全文:

致关心北京龙泉寺贤启法师的道友们:

近日有很多道友通过各种渠道慰问贤启,非常感恩大家对贤启的关心!为避免大家对末学的身份认知发生混淆,特此声明。

在举报得到政府的妥善处理之后,末学遂决定舍戒还俗,居家修行,现已再婚,生活安稳,请大家无须挂念。

三年过去了,龙泉寺体系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还有相当一部分道友对举报事实的认知大相径庭。共业是大家不同的认知角度,认知过程和认知程度的呈现。这让我意识到:任何一个人对事实的认知都是需要足够的时间和因缘条件的,一个人的心灵成长,在不同的人生阶段必然有不同的认知,而鲁莽或拔苗助长则会让这个过程更加困难和曲折。

回忆自己在参与举报的过程中虽然尽力秉持着利益师长和龙泉寺僧俗二众的动机,却因烦恼粗重而无法自知:为了急于让执事法师们了解真相,不守信用扩散证据;以保护团体为由,擅自提交证据......这些违背因果的作法,使得事与愿违,一些本来很亲近的同行善友如今却形同陌路!

尤其当举报相关材料被流传到网络上广泛讨论之后,所有当事人及其家人都受到了这把双刃剑的极大冲击,末学为此内心时感不安:不知道其中属于自己的那份恶业会何时感果。

现在末学惟一的愿望就是抓紧时间自修,净化三毒,以免再为自己的烦恼所欺骗,自误误他。希望得到大家的理解!

衷心祝愿龙泉寺的道友们:道精业退,早证圣果,不负初心!

杜啟新 惭愧 合十

2021年11月